导入数据...
艰难岁月 相濡以沫——记我和我的四位老同事
[四川师范大学校友网]  [手机版本]  [扫描分享]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22日
  查看:496
  来源:

敖正德

 

人到晚年,往事萦回,感怀滋多,十分快慰。

五十年代初的一九五四年夏,我这个刚二十出头的青年军转干部,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三三部队来到了当时位于四川南充的四川师范学院。(今四川师范大学)我在这所大学里工作了三十六年,走了四个部门:即伙食管理科、函授教育科、校工会和校长办公室。在这三十六年的岁月里,我结识了不计其数的教职员工和青年学子。但至今让我难以忘怀的是我的四位老同事。他们中:一位是学者型高知,一位是采购员,一位是食堂面包师,还有一位是食堂炊事员兼三轮车工人。

我所说的学者型高知是徐天逸同志。我和他相识时,他时任学院秘书科科长。我俩常在一起聚会,促膝谈心。一九七九年初,他先于我调入院工会担任领导工作。我真正与他共事只有三年多。他给我的感受是:此人为人正直,待人诚恳,知识渊博,原则性强,做起事来一丝不苟,坚毅果断。院工会恢复初期,有人戏言说:“工会工会,吃了就睡。”还有人形容工会是:“吹拉弹唱,打球照像,迎来送往,带头鼓掌”的部门。作为工会干部,我们该怎么办?徐天逸同志常说:“身为工会职工,就是要为学校全体教职员工服务,想他们之所想,急他们之所急。他们需什么,我们就解决什么。”当时工会遇到的问题很多,最棘手的还是生活上的需求。他要求我们心中要装着群众,想着群众。如果我们把群众一切实际生活中的问题一一解决了,群众就会站在我们的周围,热烈地拥护我们。在接待群众中,一定要让他们感受到工会是教职工之家。更要让他们真心意识到工会的门好进,脸好看,话好听,事好办。我们的态度好坏,群众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由于他的正确领导,工会职工的勤奋工作,我校工会多次被评为省、市优秀先进工会。我个人被评为省、市优秀干部和中华全国总工会优秀工会工作者光荣称号。

徐天逸同志和我都较长时间渡过艰难岁月,他要我善待晚年生活。他说我们这一代人是奉献的一代,吃了不少苦,尝过不少难,经过风风雨雨,酸甜苦辣,坎坎坷坷,不少时间是在风雨中渡过的。他特别强调说不是有‘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句话么?它告诉人们要学会忍让。‘容’既指‘容’人之长,也指‘容’人之短。他又说,古人云:‘多情人不老’。这句话是说老年人要有一个好心态。有了好心态,才能有好的心情,也才能尽情享受天伦之乐。他还告诉我说:“徐特立老人有首诗写得好:“世有老少年,也有少老年;不落时代后,老年才是宝。”如果老年人不忧老,要把年老当成财富,不把当成负担,就能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他评价我是个心胸开阔,热爱生活,待人热情,不计较个人得失,乐于助人的人。我理解他是对我的爱戴和鼓励。

我在他住进省人民医院高干病房期间,多次去探视他。让我最难忘的是一九九六年九月十日那天。我去看他时,他面容十分消瘦,加上满头银丝白发,蜷卧在床。他看到我在床前落坐时,他拖着虚弱的躯体,断断续续地说:“正德老弟,我不行了。我俩见一次算一次,说不定也是最后一次了。”我弯下身子贴在他的耳边说:“不要说那些,好好养身,我还会常来看你的。”就在那天,我依依不舍地、不知不觉地坐了两个小时。当我告别他走出病房的巷道里,我的泪水忍不住 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涮涮地流了出来,并且忍不住的哭出声来。

我所说的采购员是欧宣枝同志。我认识他时是在一九六九年三月廿四日以后。那时的他,是伙食管理科的采购员,看上去还不到三十岁的人,中等个头,常骑自行车或蹬三轮车穿梭在各个食堂。此人为人憨厚,有吃苦耐劳精神。不管那个食堂缺什么,他都不辞辛苦地及时运送回来。不要小看他这个采购,做起事来十分细心,经常带个笔记本,记住各灶每月米、面、油盐、柴、肉、酱、腊和蔬菜量的需求数,一一记在本本上,做到计划进货,从不积压。有不少时间看到

汗流浃背的他拉物资回来,从无怨言,是个做事踏实的老好人。记得有一天,他来到我家里告诉我说:“明天,我俩要去九眼桥酿造厂搬空坛子去,把豆办运回来。”他让我先去,并把厂方具体地点、名称和我要找的人,还写了个条子给我。谁知第二天天下着小雨,我头戴旧草帽,身穿褪了色的兰色补疤中山服,下穿补丁灰短裤,脚穿旧草鞋,高高兴兴地蹬上三轮车到了厂门口,我看见门卫室里坐着一位俊俏年轻女同志。我走上前去问她我要找的人在哪里?她瞟了我一眼,叽咕不理。我只有往厂里边问。随后,欧宣枝同志赶到,这位俊俏女郎给欧宣枝同志提意见说:“欧老师,你们今后派人来厂里拉货,不要再派‘牛鬼蛇神’来,再来我是不让他进来的。刚才就来了一个‘牛鬼蛇神’,他问我话,我没理他。”欧宣枝同志告诉她说:“我们没要‘牛鬼蛇神’来,你说刚才那位,他不是‘牛鬼蛇神’,他是‘解放干部’,还是个科长哩!听说将来还当我们科的科长,他跟你们打交道的时间还多着呢!”随后,我和欧宣枝同志把豆办装满车,开出厂们条子时,她见到我了抿咀不语。还是欧宣枝同志打圆场说:“以后我们科长亲自来搬运,你可要好好待她哟!”她点头称是。从那以后,我一个人单独去运豆办、榨菜、豆乳,她都亲昵而主动向我打招呼,并喊我说:“科长您好!”我说:“姑娘您好。”有时她还让我坐门卫室里和她聊天。

在我搬运物资过程中,欧宣枝同志耐心而又细致的叫我注意各种食物的质量和新鲜度,一定要把好质量关,要看保质期。他说有的商家耍称,如果不注意,货物运到食堂复称,缺斤少两就说不清楚了。还有,有的商家以采购员的名义或者说已和采购员说好了,把一些次品、劣质品塞给单位,要我千万不要上当受骗。怎么办?他说见他写有便条为准。另外,他还劝我说:“后勤革命领导小组说给你发劳保用品和补助口粮,你都不要。拉车是个力气活,过去又没拉过,一定要注意身体,量力而行啦!要注意劳逸结合……”我由衷地感谢他对我的关心。

我所说的食堂面包师是伍恩浦同志。他也是我在伙食管理科的同事。后来,我调到了函授教育科。虽然我俩相处只有两三年,但之后的往来甚密。说实在的,当时处于三年困难时期,我大的孩子幼小,后又生一男孩因保姆经佑不当窒息而亡。伍恩浦同志及其家人看到我家悲恸欲绝之惨状,加之生活维艰,主动关怀我们并建议在我家住的院墙外山坡地种上红苕,并帮助买苕苗和教我们管理经验。不仅如此,他还接济我家粮票、肉票,还常给我家送野兔喂养。有时周末还邀我家老小去他家吃饭,临走时还给我们馒头、饭菜等。让我们感动不已。(注:当时他家圈养了不少鸡兔,生活较之我们好多了。)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真让我没齿难忘,我们永远记住这份情谊。

我所说的食堂炊事员兼三轮车工人是郑咸熙同志。“文革”期间的一九六九年三月廿四日,我当时身为靠边站的小科长,被川师院革委会列为第二批十六名“解放”干部名单中。在原行政办公大楼的三楼会议室的干部“解放”会上,时任军宣队的负责人杜春林副部长宣布名单后,让大家谈感想。当时我们这十六个人心情都很激动,都认为我们终于是毛主席革命路线上的人了,大家争先恐后地发言,决心要继续跟着毛主席他老人家干革命到底。发言者不少人声泪俱下,感激不已。那种场面真教人既难以言表,又让人至今难以忘怀!

一天,院革委会一负责人找我谈话说:“院革委会经过研究,决定派你去后勤革命领导小组领导下的伙食管理组(原伙食管理科)任组长,并说这是院革委会对你的信任。”他话刚落音,我说我有吐血毛病。实际上我心有余悸,借口推脱了事,但为了不让他失望,我说我会蹬三轮车。愿到伙管组当搬运工。说后,他立即电话院革委组织组(即原院组织部)联系后,认为我态度端正、诚恳,就同意了我的意见。既然说了,我经别人介绍就到教工四灶找到了郑咸熙同志。我向郑说明来意后,他问我:“你会骑自行车吗?”我说会。我说不仅会骑自行车,还学过摩托车。他说行。但真正学起三轮车来,并不是那么简单、容易。你想把车扶手往左,它偏往右,重心把握不好,但他很耐心,手把手地教,真正把握要领,大约要一周时间反复琢磨,才能运用自如。就这样从那时起,我跟伙管组的郑咸熙、唐维义、周志祥一起,当起三轮车搬运工了。时任采购员的欧同志,带领我们每天早晨四点钟出车,去市内陈家巷豆制品厂和九眼桥、牛市口以及郊区的沙河铺粮食仓库等地搬运主副食品及蔬菜之类的各种副食品。当时物资供应匮乏,什么都凭票供应。买主副食品不仅凭票供应,还要排班站队才能买到,不早去等候不行。当我们运货回到学校时,已是上午九、十点钟了。有时有临时任务,不分时间早晚,随叫随到。但当我们每次把主副食品运到食堂时,大家都累得汗流浃背了,尤其是我更是累得精疲力尽了。但也值得一提的是:在搬运初期,师傅们既照顾了我,又鼓励我,让我少装点、拉轻点。尽管如此,但过几天后,我悄悄地和他们等量装运,每次都装上五百斤左右。开头几天,我吃力地埋头拉呀拉呀,尤其是下沙河铺往上沙河铺上坡,坡度很大,足有三百米远的高坡度;从学校北大门往学生一二三灶到教工四五六灶拉,坡度更高、更远,都不少于二百到五百米远,要竭尽全力拉呀啦,力争和师傅们一起不掉队。而我每次拉车,都看到郑咸熙师傅悄悄地走到我的后面,我实在拉不上去了,他默默无语地帮我推车上坡,真是让我感激不已!

一九七零年九月,结束了十八个月的蹬车劳动的日子。但我无法改变自己的工作性质。无奈,只有奉命又走进了后勤伙管组当上了“火头军”,直到一九七九年三月,我被调往院工会。

回忆这一年半蹬车岁月,我真心体会到了搬运工披星戴月的辛勤劳作是光荣而伟大的。同时,我也体验到劳动能让人体魄健壮,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唐朝诗人白居易所说:“自静其心延寿命,无求于物长精神”的诗句来。

以上就是我要述说的在艰难岁月,与四位相濡以沫的老同事的相处情节。和他们在一起,我感觉很真实、很踏实、很平实,也很自在。和他们交往,最重要的是一种什么是老同事的感受。遗憾而又不敢想的是,我这四位老同事在近二十年间先后离世了,让我和家人悲痛不已。但我书写此文的目的,是想寄托我和家人对他们的哀思。也让人们通过这些粗略记述,能看到我们在那个年代,即艰难岁月,相濡以沫的真实写照,从中也还能看到我与这四位老同事的真情实谊。




(微信扫描分享)
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