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入数据...
知恩图报 追梦不懈
[四川师范大学校友网]  [手机版本]  [扫描分享]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22日
  查看:447
  来源:

骆天银

 

我不是四川师大直接培育的学生,但却是四川师大亲自培养的教授。四川师大是我的第二母校。在母校诞生68周年之际,简述几件动人之事,略表自己对母校的生日祝福和感激之情。

 

真情留我谋发展

1960年,我在四川政法公安学院(现西南政法大学)毕业留校工作;1965年,调到四川师大政教系讲授任教。四川师大地处四川省会,领导作风民主,师生团结友善,环境非常优美,发展空间广阔,能够到此从事自己最喜爱的哲学教学工作,心里十分高兴,并暗下决心:“畅游哲学王国,开启智慧大门,领略人生意义,铸造美的心灵。”为四川师大发展,为国家培育人才,贡献一点绵薄之力。然而人总是要往高处走的,为了求得更好的发展条件,在四川师大没真正工作几年,就想调去其他单位尤其想去四川大学法律系任教。可是,每次申请都被校系领导用真情和事业把我留下了。

在“文化大革命”中,公检法机关被“四人帮”砸烂,政法人员流散不少。粉碎“四人帮”后,公检法机关迅速恢复,各项工作急需展开,但人才奇缺。为了加快培养政法人才,许多高校陆续恢复或新办了政法专业,四川大学也着手把停办多年的政法专业恢复起来,并委派曾在四川政法公安学院给我们讲过法理课的老师负责组建法律系。这位老师非常了解我,很希望我去他那儿任教,并主动应允协助安排我“农转非”家属的工作。这么大好的机遇,那样诱人的许诺,必须紧紧抓住,决不放过,正如邓小平同志所说,“抓住机遇,发展自己”!特别令我不可舍弃的是,四川大学系全国重点高校,西南最高学府,社会影响大,无形资产高,整体条件优,出行交通、患病就医均很方便,如果真能调去,“学用一致”,肯定会更有益于自己的发展。因此,我当即表示,乐意调去。时隔不久,四川大学人事处便向四川师大人事处发来商调函,还专派法律系总支书记到四川师大政教系与党总支书记王恒春面洽。我以为事成在握,走没问题,满怀希望,翘首期盼。但没料到,万万没料到,学校竟做决定,决不放我。王恒春找我谈话,语重心长地说:“学校关心你、培养你、需要你,真心希望你留在川师,多做贡献。只要自己努力,到处都可发展。人间无处不青山,青山处处埋忠骨,真诚希望你把忠骨埋在狮子山。”王均能校长当着政教系党总支副书记刘方明非常坦率地对我讲:“你仔细想想,川大要发展,我们川师更要发展;川大需要你,我们川师更需要你!要办好四川师大,没有高质量的教师行吗?恳求你留下来,与我们共谋发展吧!相信四川师大是你施展才干、大显身手、创造事业的好天地。”哲学教研室主任孙海根也登门规劝:“既然学校需要你,大家也真诚挽留你,你就下决心在川师干一辈子吧!学校想方设法破例解决你家属的‘农转非’问题,又送你去复旦大学脱产进修现代西方哲学,王校长和封小超校长还多次支持你主办和出席全国性学术会议,邀请冰岛学者阿多尔诺、美国哲学教授布诺克来校交流,提高了学校的知名度,也扩大了你的社会影响。真够意思,非常难得!”孙老师身体力行,在教学上指导我,在政治上关心我,与杨黎华、曹培炳、李良英、孙大雅等几位党员经常找我足膝谈心,希望我加强党性修养,尽快克服不足,处好同志关系,创造条件入党。在他们言行一致的帮助下,2005年,我终于圆了30年的入党梦,还三次评为校优秀党员、选作校党代会三、四、五、六届代表。校党委推荐我作省政协六、七、八届委员,为参政议政、建言献策搭建重要平台。校行政任命我当校研究生处副处长(主持工作),让我在研究生教育领域大展才华,开拓创新,进一步发展研究生教育。这一系列肺腑之言和真切行动,深深打动了我的心,激起知恩、感恩、报恩的思想,忆惜毕业留校时的誓言:“一粒健壮的种籽,无论把它播在肥沃的田野,还是撒在贫瘠的山岗,只要有一定的阳光和雨露,它都会以旺盛的生命力,在那里萌芽、生根、成长、壮大、开花、结果。作为毛泽东时代的青年,作为高校战线的新兵,就要做这样健壮的种籽!”经过前思后想,深感大家说的很有道理,学校尽力培养我,领导和老师真情劝留我,现代西方哲学教学还需要我,作为母校赤子,理应知恩图报,履行誓言,留作贡献,于是狠下决心,忍痛割爱,坚决与母校同命运,共发展,为创建四川一流、全国知名的四川师大贡献毕生力量!

 

励志教书育桃李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为做到不负众望,不辱使命,我励志教书育桃李,三尺讲台写春秋。

在四川师大工作近50年,先后给本科生和研究生讲授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经济哲学、管理哲学、现代西方哲学等20多门课程。在教学中,我深钻教材,广博资料,认真备课,生动讲解,虚心听取同学意见,结合实际讲授,取得较好效果,博得学生好评,本科生夸我“敬业爱生”、“博学善教”,硕士生誉我“德艺双馨”,桃李芬芳。

1982年春,刚从复旦大学进修回校,系上就安排给78级哲学师资班讲现代西方哲学。我欣然接受,且信心十足。但没讲几周,意见便一大堆,许多同学喊“听不懂”,有的还说“越听越糊涂”。真是“老教师遇到新问题了!”怎么办?我镇静自若,从容对待,立即召集学生座谈,还特别请那些意见多又敢讲的同学参加,虚心征求他们的意见,共谋教改良策。待他们充分发言以后,坦诚与之探究改进办法。我说:”大家的宝贵意见,对我搞好教学很有帮助,非常感谢!实事求是地讲,刚接触这门学科,许多内容还没怎么弄懂吃透。‘热炒热卖’,没有经验,‘脉’没把准,‘药’不对症,效果自然不好。加之外语水平低,欧化语言多,这又给大家听课增添了麻烦,真对不起啊!不过,我决不灰心,一定继续努力,尽快改正不足,力争达到要求,请诸位相信,更请诸位一如既往,给我支持和帮助。”与会同学李宗桂说:“骆老师开拓进取的勇气,认真负责的精神,善听意见的态度,改进教学的决心,很值得我们敬仰。搞好现代西方哲学的教学,我们师生都负有责任,虽然主要在老师。今后,我们不仅要做骆老师的好学生,还要做骆老师的好助手……”李宗桂的话音一落,全场响起热烈掌声,表示赞同与支持。

谋事在天,成事在人。我针对存在的问题,根据学校的要求,坚持“六个结合”,即理论与实际相结合,以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为指导,从现代西方哲学的实际出发,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空发议论,乱贴标签;一般与重点相结合,把一般哲学流派放在导论中概略地评介,对20世纪特别是50年代以来影响较大,为人关注的实用主义、存在主义、西方马克思主义等八大哲学流派,则立专章详细讲评,突出重点,不面面俱到,泛泛而论;介绍与评论相结合,在原本介绍的前提下,实事求是地给予评论,不纯客观地介绍或不加分析地宣扬,也不望文生义,主观臆断,任意褒贬;批判与吸收相结合,既明确指出和评判其错误,以认清本质,划清界线,免受影响,更注意发掘和肯定其精华,以博采众长,消化吸收,为我所用,促进发展;学习和创造相结合,首先是虚心学习和尽量吸纳国内外学者的最新研究成果,同时也充分发挥自己的主动性和创造性,在一些重要理论问题上深入思考,大胆探索,启迪学生创造性地学习;逻辑与历史相结合,在着重评述当代西方主要哲学流派的主要观点的同时,还简要阐明它们的来龙去脉及其内在联系,试图揭示出现代西方哲学的发展历程,给学生以新的知识和好的思维,为推进社会主义文明建设和社会主义人才培养服务。在具体讲授时,还尽力做到讲授内容现代化,解释概念通俗化,阐述理论条理化,联系实际具体化。经过教学双方共同努力,效果大为提高,同学反映,“这种讲法很好,思想性高,信息量大,学术性强,深入浅出,通俗易懂,条理清楚,易理解,好把握,得益多,有兴趣。”哲学师资班的江怡同学对我讲:“你的渊博知识和生动教学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你讲的现代西方哲学课程把我带到了一个全新的领域”,“促使我最终下定决心选择以现代西方哲学作为我事业的奋斗方向”。他在我校毕业后,先后攻读了现代西方哲学的硕士和博士,在中国社科院哲学所专门研究英美分析哲学,很有建树,成为该单位最年轻的博导,现为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院长、“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我也在1986年选为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理事(任至退休),还首任四川现代外国哲学研究会会长。

在母校亲切关怀下,在领导和孙海根老师直接带领下,在同志们热情帮助下,我较好地完成了多科教学任务,编著出版《当代西方哲学思潮评介》等教材,发表学术论文和其他文章100多篇,参编出版著作11本,荣获省政府教学一等奖。

 

夕照奋进老有为

2003年退休,时年67岁。因为研究生工作需要,周介铭校长建议,经管学院申报,主管副校长祁晓玲签批,返聘做经管学院研究生专职导师。2005年返聘期满,又经原校党委书记杨伯安和信息技术学院教务负责人张闺明推荐,被聘作外事学院、信息技术学院和在此为基础新建的四川城市职业学院兼职教师。在整个兼职教学中,我一如继往地按照“爱岗敬业,为人师表,教书育人”的要求,坚持以人为本,言传身教,努力精讲科学真理,阐释社会发展方向,帮助学校树立社会主义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誓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者和接班人,从而收到学生听课兴趣大,出勤人数多,课堂纪律好,思想提高快,考试成绩佳的良好效果。校教学评估专家组组长杨伯安等曾深入课堂听我讲课,并邀部分同学座谈,还要求他们从表扬、批评、建议三个方面各写一份《书面意见》。杨书记肯定我的课“总的很好,很投入,很熟练,很清晰,很激励”,是他“听过课的老师中讲得最好、反映最好的一位。”同学们也赞扬有佳,说我讲课“内容丰富,联系实际,生动有趣,寓教于乐”;“既严格要求学生,更严格要求自己;既系统传授科学知识,更教我们学会做人”;“为人正直,作风正派,慈详和谒,平易近人,是集德才于一身的好党员、好园丁”;“是值得终生学习的好榜样”。当我年已75岁,上课50余年,告别三尺讲台时,四川城市职业学院经管系还于2011年1月10日特别为我举行欢送会,让我激动不已,终生难忘!

2005年,我还与志同道合的康康述尧、罗吉模、黄胜彬、罗兴廉、黄新渠等几位老先生,报请高林远书记、周介铭校长批准,创办人文理论研究所,出版内部期刊《夕照明》,由校党委宣传部和离退休管理处主管。我们每年召开多次学习研讨会,每次参会人员均有二三十人;编辑出版《夕照明》两期,赐稿者甚多。其特点是,以离退休人员为主,老中青三结合;编辑无报酬,作者无稿费,完全做奉献,目的在于学术养生,文化惠民,为老年和其他同志提供精神食粮。原川师大校党委宣传部长、现西南财大离休干部白展云说,四川师大的人文理论研究所及其《夕照明》,四川少有,全国罕见,这对丰富老年文化生活,促进老人身心健康,很有意义,深受好评。

经大家推荐,我当人文理论研究所所长,兼任《夕照明》编委会主任。深感责任重大,力不能胜。好在大家热情支持,通力合作,仍干得红红火火。截至2014年3月为止,我们已召开30多次学习研讨会,出版《夕照明》15期,推出了一批高质量的论文、诗歌,不少被相关报刊转载。我借助这个平台,撰写20余篇文章,除在《夕照明》上刊登以外,还在《四川日报》、《精神文明报》、《四川师大报》、《天府新论》、《成都国防》(华夏魂)等报刊上发表,其中《统一战线是战胜日寇的重要法宝》一文,在“四川省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上讲演,入选《四川省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荣获中共四川省委宣传部、四川省社科联、四川省军区政治部优秀论文奖。还申报批准和出版了《讲古代故事学当代哲学》省级课题。特别是2009年,为庆祝新中国60华诞,我撰写的纪念文章、创作的赞美诗歌,评为优秀共产党员,荣获7个奖项,其中两项集体奖,五项个人奖,是我工作以来获得奖项最多的一年。

“霜染古丝终不悔,校园洒爱自淘然。”母校恩重如山,学子永世不忘。生命过于短暂,回报母校之事,实在难以做完。但在有生之年,决心跟上时代,顺应潮流,不懈追梦,努力把不经意失去的光阴尽量抢回一点,把想做而没有做的事尽量多做一点,把已做而做得不甚满意的事尽量补救一点。 “水平不高态度好,能力低下干劲大,思想迟钝常磨砺,进步缓慢蹄不停,牢记母校培养恩,不懈追求美梦成。”这就是我立志回报母校,创造美好人生的夙愿。

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作为一名马列主义理论教师,作为新世纪新阶段七八十岁的老一辈,一定牢记党和人民的重托,坚定“人老心不老,退休不退志,离岗不离党。”的信念,做到“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乐。”鞠躬尽粹,死而后矣!

                                                                                         作者系我校经济与管理学院退休教师

 

 



(微信扫描分享)
编辑:管理员